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媒体聚焦

媒体聚焦

四位奥运冠军女子10米台“神仙打架”,任茜摘得一枚珍贵铜牌

1.jpg

9月12日,第十四届全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,这一场比赛,聚齐了全红婵、陈芋汐、张家齐、任茜四位奥运冠军,放眼全球都可谓“神仙打架”级的比赛。2016年里约奥运会冠军、四川队的任茜凭借完美发挥,最终以389.25分获得铜牌。广东队的全红婵获得冠军、上海队的陈芋汐获得亚军。

9月11日的半决赛结束后,任茜是排名第四。虽然力压了新科奥运冠军张家齐,但她前面还有陈芋汐、全红婵、苑浩妍。其中,陈芋汐和全红婵是并列第一,任茜和她们分差达到44.35,而和排名第五的张家齐分差不到2分。如此的排名也看得出这场比赛的竞争惨烈。

2.jpg

决赛排名第9出场的任茜每一跳都发挥很稳定,而在第三跳、难度系数3.3的207C过后,她的成绩追赶上了拥有“水花消失术”的全红婵,只落后陈芋汐,排名第二。不过,全红婵第四跳难度系数3.2的6343D,入水毫无水花,获得了92.80的全场最高分,任茜降到第三名。

3.jpg

最终,任茜守住了第三的位置,同上一届全运会一样,获得了女子10米跳台的铜牌。“谁跳好都有可能,但过程肯定会很艰难,另外三个奥运冠军才回来,实力非常强。”赛后,四川跳水队领队侯媛媛告诉封面新闻记者。

虽然和四年前一样,都是一枚铜牌,但这背后的付出和艰辛难度是不一样的。这个全运、奥运周期,全红婵、陈芋汐的涌现,让上一届全运会女子单人10米台冠军张家齐都黯然,多位冠军都曾在赛后表示,“全运会的压力比奥运会大多了。”的确,比完最后一跳,陈芋汐从水里钻出来时,眼眶很红。知心大姐姐任茜马上抱住这位小妹妹,摸着她的头安慰,陈芋汐在任茜的怀里,放肆地哭了起来。“比赛嘛,很正常,没有什么的。”任茜后来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她当时这样对陈芋汐说:“竞技体育嘛,很正常。”

4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任茜安慰陈芋汐 摄影陈甘露

赛后,谈到这场比赛,任茜说得最多的三个字就是“不容易”。“这四年真的,经历了从低谷期再慢慢走上来,真的很不容易。今天能拿到这枚奖牌,也不完全是自己跳好了的原因,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别人失误了。”女子双人10米台时,任茜肩部和背部都贴了厚厚的胶布,而这一场单人赛,她手臂上还栓了固定的带子,“确实比之前严重了一点,(全运会)出发前受了伤,没有办法,只有每天治疗。主要是背部的肌肉有点拉伤。”

5.jpg

上一场女双10米台,任茜搭档卢为拿了银牌、仅次于奥运冠军组合陈芋汐和张家齐,当时她给自己的表现打了五分。如今,本届全运会任茜的比赛全部结束了,她对自己发挥比较满意。“确实这一届比完了,还是比较满意吧,把自己训练的水平都发挥出来了。这四年非常不容易,这也算个圆满的结果吧。”

决赛12人,四位奥运冠军,任茜是年龄最大的那一个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“我是最老的,我是全场唯一一个2字开头的运动员了。”的确,比起14岁的全红婵、16岁的陈芋汐、17岁的张家齐,任茜的确是一位大姐姐了。“真的是体会到了年纪越大越难恢复,不管是体能还是各个方面。”

6.jpg

新闻发布会上,有记者提问,问到三位奖牌得主下一个奥运周期的计划,只有任茜说,“没有太多的想法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尽力去练。”这样一句简单而诚恳的答复,得到了现场选手和记者的掌声。的确,就如全红婵教练所说的那样,“希望全红婵能向里约奥运会冠军任茜学习,她们每天在一个赛场训练,任茜的坚持、各个方面都值得妹妹们学习。”

谈到转跳板问题,任茜笑了,“我是个板痴,暂时没有转跳板的想法,我还是会在跳台上坚持,至于能坚持到多久就不一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