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媒体聚焦

媒体聚焦

杨健全运会夺冠泪洒赛场 一曲《光辉岁月》开启“巴黎奥运周期”

“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,自信可改变未来,问谁又能做到……”9月14日晚,第十四届全运会男子10米跳台比赛结束后,获得金牌的四川选手杨健来到混合采访区,他略微腼腆地唱起了《光辉岁月》,然后很笃定地说,“我相信我的光辉岁月从此时此刻开始,用这块金牌来垫定我接下来的三年。”

1.jpg

2.jpg

抱着必须夺金的信念来比赛

全运会男子10米跳台,依然是“神仙打架”的世界顶级水平舞台,带着预赛、半决赛第一的成绩来到决赛,杨健的目标只有一个——金牌。而他的竞争对手除了奥运冠军陈艾森,还有汹涌的“00后”世界冠军练俊杰、杨凌、段宇等。第一跳结束时,杨健还落后他们。不过,随着杨健后面开启难度模式,他从第二跳开始领先,并且将这个优势不断扩大。最后一跳,依然是东京奥运会上的那个“难度王”——难度系数4.1的109B,杨健在10米台上默念了一遍动作后,毫不犹豫地潇洒入水,这一跳得到了110.70的全场最高分,他也以总分574.20分拿下冠军,拿到个人首块全运会金牌。

从水池里出来,杨健就立刻抱着主管教练徐翔,靠在他怀里哭了……“说实话,我是带着奥运会的遗憾来参加今天的比赛的,我今天背的包袱比奥运会的包袱还要重。”随后,杨健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抱着教练的那一刻他终于真正释放了,“我是抱着必须要拿金牌的信念来参加比赛的,所以压力非常非常大。比完的那一刻五味杂陈,或许弥补了一些奥运会的遗憾吧。”

3.jpg

4.jpg

坚持到巴黎 要把奥运冠军梦想实现了

混合采访区,杨健再次谈到了东京奥运会,毕竟,五年的等待,他离金牌差之毫厘。“我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备战全运会,我们去东京一共十个人,九个都是奥运冠军。真的,说来挺惭愧的,我不是奥运冠军……”说着这话,杨健的眼睛里依稀有些泪花。隔离期,其他选手都比较放松,而杨健一直克服各种不利情况下坚持训练。“他是隔离期后第一个恢复训练的,第一个去练动作的。”徐翔教练说,“他真的对自己要求非常高,非常努力,我为他感到骄傲。”

从奥运会出发到全运会比赛,杨健说前前后后大约两个月,战线很长自己非常疲惫,但唯一不敢放松的就是一口气。“这么长的时间我的状态、身体疲惫、伤病等等都暴露出一些问题,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发挥成这样,出乎我的意料,而我对这个金牌是非常非常渴望的。”

的确,因为不一般的渴望,杨健跳出了不一般的水平。这次全运会他两次跳109B,都拿到了110.70分,比东京奥运会这一跳要高8分。“这个金牌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,就像我唱的《光辉岁月》,这是一个属于我的时代的开始吧。”

而就在全运会夺冠的赛场上,杨健也向所有人宣布了一个决定,他会再战三年,带着没有完成的奥运冠军冠军梦想去巴黎实现。“我接下来还要再战三年,必须的。”当然,今年27岁的杨健在巴黎刚好30岁,“有伤病还有年纪吧,向着30岁迈去,这个年龄对于跳水运动员来说也是比较大的了。会有一些困难,但我相信自己,只要选择了前进就一定会走到底。”

5.jpg

任茜的铜牌胜似金牌她和杨健都要再战三年

本届全运会,四川跳水队收获了一枚金牌、一枚银牌、两枚铜牌、两个第四一个第六一个第七。总体成绩非常亮眼,而每一块奖牌背后都有艰辛的故事。赛后,谈到本届全运会四川跳水队的表现,欧宝体育app下载地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付强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“这一届全运会,总体和上一届持平,但在单项上面有所突破。团体方面,我们正是新老交替,都是很正常的现象,下一届我们肯定会更好的。”本届全运会,男团和女团最终都排名第四,和领奖台擦肩而过。不过在单项上,几位老将让人印象深刻。“老将的发挥非常出色,比如老将任茜,女子10米台单人,竞争非常激烈,决赛四个奥运冠军、两个世界冠军,任茜作为一名老将,在身体条件并没有优势的情况下拼到一块铜牌,在我们看来,这块铜牌胜似金牌。”而谈到今天夺冠的杨健,付强说感叹:“顶住了非常大的压力,比完东京奥运会回来比这个10米台单人。本来这个比赛放在整个跳水最后一天,对运动员来说整个过程是个煎熬,所以真的是一个王者的比赛,谁拿谁是王者,杨健今天跳出了他的风格、他的难度,非常不容易。”

付强也认为,这枚金牌对杨健来说意义非凡,“这枚金牌对他来说,是一个动力,对他后面坚持三年来说非常关键。”付强说,“其实杨健在东京奥运会也比得很好、比出了水平,他不是失败者。他很坚定地他还要拼搏三年,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

作为里约奥运会冠军,本届全运会拿到了女子双人十米台亚军、女子10米台铜牌,一路走来非常不容易,付强说,任茜也瞄准了巴黎。“我相信任茜度过了生理发育期,下个周期肯定会走上坡路。”